只缺引爆点和时机,内忧大于外患致颜色革命

日期:2019-11-29编辑作者:中国军情

图片 1 彭光谦少将

我军鹰派为何猛批西方的颜色革命?

刚刚结束不久的“颜色革命”论战,被外界形象地称之为新版将相之争。在这一由《环球时报》搭建的平台上,军方代表和学者围绕颜色革命展开激烈辨论。中国社会主义学院教授王占阳发出警示,颜色革命已进入中国骨髓,但是不能简单地妖魔化颜色革命。“我们的社会政治清明了,政治平等了,大家富裕了,你怕什么颜色革命?”言外之意是,颜色革命是否会真正在中国发生,关键在于内忧。而与王占阳观点形成鲜明对比的军方认为,颜色革命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想改变中国社会主义制度,试图颠覆中国核心价值观,故而要想防止颜色革命,关键是要防和平演变,防外患。那么颜色革命究竟是内忧大于外患,还是外患大于内忧?或者更确切地说,究竟什么才是颜色革命爆发的根源性问题?

  颜色革命离我们有多远?中国国家安全论坛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6日在环球时报年会上形象地说,如果把颜色革命比作一个狼外婆,它就在敲我们家的门。

——颜色革命在环球年会上的不同声音

按照中国主流舆论的观点,显然是认为颜色革命之所以发生,关键在于敌对势力参与其中。因为从意识形态保卫战到中共重要智库社科院遭遇敌对势力渗透,从香港占中到许其亮代表军方发言警惕敌对势力,再到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主办的意识形态斗争主动权理论研讨会针对敌对势力鸣枪放炮,“敌对势力”早已成为官方口径中的热门词汇。这一次的新版“将相之争”,作为军方代表,国家安全论坛副秘书长彭光谦,解放军少将王海运、杨毅,解放军上将刘精松,空军大校戴旭在“颜色革命”的问题上站在了同一序列中,而且不约而同地将矛头对准了敌对势力。如王海运即直言不讳地表示,从冷战后世界多次发生的颜色革命来看,颜色革命本质上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针对所谓“专制国家”所策动的和平演变。至于有人讲,“你担心美国在中国搞颜色革命,有本事你到美国去搞颜色革命啊”,这是典型的不讲道理,是在为美国搞乱中国的企图辩护。中国没有干涉它国内政的习惯,更没有颠覆美国政权的企图,恰恰美国有颠覆中国的企图。

  彭光谦表示,颜色革命是没有硝烟的战争,有人亡我之心不死,希望把我们搞乱了。西方几十年来对中国下了工夫,长期以来对中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对某一些人进行政治性的转基因改造,搞乱我们的人心,已经形成了一定舆论,具备了一定的颜色革命思想基础。另外,西方敌对实力在中国内部培养代言人,培养“第五纵队”,形成了一定的组织和社会基础,可以说,思想基础加社会基础,再加上外部条件配合,颜色革命在中国只是缺了一个引爆点和时机。

12月6日,2015环球时报年会在胡锡进的号角声中雷响了自己的战鼓。在颜色革命离我们有多远的分论坛上,一些军中鹰派和政府智囊集中火力猛批了西方颜色革命的现实威胁。

情况果真如此吗?事实上,被军方猛烈抨击的王占阳之观点,将颜色革命爆发的主因归结为政治是否清明、平等,人民生活是否富足,并非直接否定了敌对势力在其中扮演的助推角色。注意,是助推,而非主因。因为导致颜色革命发生的直接原因,还是内忧。对中国来说,随着改革开放的疾步快进,相应地产生了系列发展中不可避免的问题和矛盾。比如贫富差距悬殊、阶层固化严重、社会正义缺失,腐败风气急剧蔓延等。尤其是各地此起彼伏发生的群体性事件,更是让长期以来积聚起来的矛盾在瞬间喷涌而出,其杀伤力和对政局稳定构成的威胁不可谓不大。虽然西方国家的和平演变和颠覆中国的野心不容低估,但是需要考虑的是,是什么让敌对势力有了搅乱中国的可乘之机?正如俄罗斯总统普京对格鲁吉亚前总统谢瓦尔德纳泽下台时所言,格鲁吉亚多年来在内政、外交和经济政策方面犯了一系列错误,政权更迭是“必然结果”。这样的“必然结果”之前提,是内政、外交和经济政策的失效和失灵,而非单纯地外来干扰因素使然。

  至于颜色革命能不能成功,彭光谦认为,这取决于我们自己,颜色革命本身是思想战争,是一场心战,我们的思想能不能站住脚,有没有自己的坚强意志和信念,很重要。如果没有的话,就会缴械投降,如果有了这个坚强意志和信念,有了思想上的长城,篱笆钻不进,野狗钻不进。

推荐阅读 俄狂买黄金救卢布

既然内政才是导致颜色革命的主因早已成为共识性的存在,那么为何中国执政者还是更愿意每每谈及颜色革命就将矛头对准境外势力呢?溯及过往,长期以来的颜色革命心结或能揭开谜底。尤其是发生在1989年春夏之交发生在天安门广场的“六四”政治风波,让中共执政者对于颜色革命的防控级别和警惕度直线飙升,而且这场政治风波的阴霾对中共执政层的影响至今持久弥新。再加上世界各地此起彼伏的颜色革命,比如2011年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及其所引发的“阿拉伯之春”,乌克兰的“二次颜色革命”等等,都让中共原本就紧绷着的神经愈发紧张兮兮。受此影响,每遇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稳定便顺其自然地可以压倒一切,敌对势力之类的表述也成了分散和转移矛盾的捷径。

俄罗斯当前买入黄金的规模已达...

问题在于,将敌对势力当做社会主义的“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容易,但是如若一味地将颜色革命之因归咎于外患,则不免有失偏颇。众所周知,颜色革命背后不免有外部势力的插手,这是公认的事实。但是敌对势力是否参与,并非革命爆发的最根本的原因,因为革命从爆发到蔓延,直至落幕,敌对势力在其中不过扮演着“催化剂”的角色,其并非这场“化学变化”的直接反应物。经济民生、贫富分化、官员腐败等,构成了历次颜色革命的社会背景。在西方的话语体系下,从西亚北非爆发茉莉花革命后,总是试图把这个帽子戴在中共头上。所以,香港爆发“占中”运动后,旋即有媒体将其性质牵引至“港版六四”、“雨伞革命”的话语轨道上去。而中共在颜色革命面前心结越重,或是着了敌对势力的心魔而不自知,则很可能这顶帽子最终要落实。时下,习近平带领的第五代领导集体,亟需搞明白的不是挥舞着语言暴力大棒揪辫子、抡棍子,将敌对势力的罪名扣在谁身上,而是透过他国发生的颜色革命搞清楚问题背后的本源是什么,并从中汲取经验和教训,采取行动将颜色革命爆发的可能性扼杀在萌芽状态。这也是中共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过程中的必要条件,也是能否真正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参考标准。

金价“倒春寒” 实物金迎消费高峰投资白银如何躲避市场风险 金银“纪念币”骗局不难识破 中资行争黄金定价权 保信息安全有利机构 德法俄乌四国将于11日会商乌克兰危机 黄金期权投资将颠覆传统投资 超然老师控制风险 福星高照麻雀战术

有一种观点认为,文革和“六四”过去这么多年后的今天,中国还是未能从积重难返的阴霾中走出,不信任感和敌对势力情绪仍扮演着重要角色。循着官方的节拍,大众媒体中充斥着一股浓烈的硝烟味,大有形成“中国四面临敌”、“敌对势力合围夹击”的势态。其中带有民粹性质的半官方报纸《环球时报》,就曾因过于渲染敌对情绪而遭遇各界人士的公开讨伐。在其报端,所呈现的各国角逐的过程,中国永远都是受害者,比照而言其他国家则都是怀着“狼子野心”的阴谋家。事实上,这恰恰是一种极度不自信的表现。大国真正的崛起,不仅仅是政治、经济、文化的崛起,更应该是心态的崛起。面对来自各方的或实或虚的敌对势力,任尔东西南北风,用则取,不用则弃,驾轻就熟,而不是让敌对势力束缚住了手脚,才是真正自信的表现。

在奥巴马对亚非世界的和平变革中,颜色革命成了西方通过人权、民主等普世价值的输出而策动他国街头政治,进而颠覆他国政权的战略工具。

对于一个政权、一个国家,如同军队演习,要有“假想敌”,这样可以保持凝聚力和士气,同时利于准备实际的预案。但是“假想敌”的特点是“假想”,不必一定要找一个“真替身”,更不宜让“假敌”变“真敌”控制自己的思维,如果“假敌”变成“草木皆兵”,形成心中的“鬼”,所思所想都被这个“鬼”牵制,使“假想敌”成为判断、衡量、决策事物的真实基础,则舍本逐末,事与愿违。同样地,对于中共而言,敌对势力狼烟四起作为统治者维持专制统治的策略和工具,如若存在,也应该仅仅停留在“假想敌”的阶段,而不是从“真敌”或牵制心智和决断的“心鬼”。所幸,习近平似乎已经意识到了这一假想敌的潜在威胁,“人民群众质疑改革,就给人扣帽子、抡棒子,说人家是要搞文革,说人家是反改革、是敌对势力。老百姓为什么越来越对改革不满,就是一只苍蝇坏了一锅汤,把改革道路搞臭了。这些人试图一叶障目,掩耳盗铃,但老百姓心里也都有杆秤,有一面镜子。” 但是不幸的是,即便有了习近平这样强有力的领导人牵头,中共也未必能解开“颜色革命”的心结,对于敌对势力的警惕也丝毫不会减弱。毕竟,这是根植于心的一个“结”,要想解开,还尚待时日。更何况,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除非他愿意自己醒来。同样地逻辑,习近平再有政治能量和魄力,也无法叫醒数千万拥着敌对势力假装睡觉的人,除非他们愿意自己将心中的“鬼”揪出来。

环视中国的周边,颜色革命的幽灵更是频频作法,而使一些国家政局动荡、政权易帜。

(文:小莲姐)

在中国的对外开放中,西方策动的颜色革命现已通过香港的占中而对我们的意识形态堤坝构成了致命的冲击。

如何看待中国所面临的这种意识形态危机?如何认清西方颜色革命的本质?如何防堵西方这股颜色革命的洪流?

西方颜色革命的本质

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少将王海运认为,颜色革命本质上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策动,以街头政治民主动乱为主要形式,以建立新西方政权为主要目的的和平演变。

原军事科学院院长刘精松上将一针见血地指出,西方颜色革命的祸水时刻都想流淌到中国来,香港的‘非法占中’实际上就是一场颜色革命。

中国国家安全论坛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警告道,作为一种心战的颜色革命是没有硝烟的战争,有人亡我之心不死,希望把我们搞乱了。

中国发生颜色革命的社会土壤

面对西方颜色革命的现实威胁,中国绝不能麻痹意志、疏于防范。

对此,彭光谦认为,西方几十年来对中国下了不少工夫,长期以来对中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对某一些人进行政治性的转基因改造,搞乱我们的人心,已经形成了一定舆论,具备了一定的颜色革命思想基础。另外,西方敌对实力在中国内部培养代言人,培养“第五纵队”,形成了一定的组织和社会基础,可以说,思想基础加社会基础,再加上外部条件配合,颜色革命在中国只是缺了一个引爆点和时机。

根据王海运的研判,当前中国发生颜色革命的社会土壤基本具备,遇到事情很少有人为政府,为共产党说话,这种东西在当前大行其道。

刘精松上将在发表主旨演讲中呼吁,近期的香港“非法占中”事件,就是一场颜色革命,要早做预判,沉稳应对。

如何应对颜色革命的挑战?

彭光谦认为,这取决于我们有没有过硬的思想、意志和信念。颜色革命本身是思想战争,我们的思想能不能站住脚,有没有自己的坚强意志和信念,很重要。如果没有的话,就会缴械投降,如果有了这个坚强意志和信念,有了思想上的长城,篱笆钻不进,野狗钻不进。[全文阅读]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本文由澳门威利斯人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只缺引爆点和时机,内忧大于外患致颜色革命

关键词:

阅兵前夕中国惊天一射【澳门威利斯人708567】,

据俄新网5日消息,俄罗斯世界武器贸易分析中心主任伊戈尔·科罗琴科认为,中国试射高超音速飞行器证明中国克服...

详细>>

_空中网军事频道,太行发动机投入26亿

2014年第十届中国珠海航展结束后,航空工业界两件突发事件再次引发了舆论对中国航空发动机的热议。一是11月15日,...

详细>>

解放军抱怨富人违章建筑,别墅区紧邻大连军港

军事设施保护困扰重重 困扰军事设施保护工作的主要有三大问题:核心要害军事设施安全环境恶化;军用无线电设施...

详细>>

中国1架飞豹战机在陕西渭南坠毁,中国海军飞豹

双机编队起飞 据华商网报道,今天下午3时许,一架飞机坠毁渭南沙王大桥西,记者现场看到,现场浓烟滚滚,机头和...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