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中止庭外和解,日经中文网

日期:2019-11-05编辑作者:中国军情

  备受媒体关注的二战被掳华工国内起诉日企案近期又有新进展。11日,该案的中方律师团在北京表示,因对方“全无诚意”,原告方决定中止与三菱公司的“和解谈判”。律师团还称,本案开庭将“不会等很长的时间”。

2014年2月,37名原中国劳工及遗属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递交起诉状,一年后,“二战中国劳工联合会”在京律师团召开记者会,宣布即日起中止与三菱综合材料株式会社的在法庭外和解谈判,中止原因是因对方谈判中“全无诚意”。律师团表示,中止庭外和解谈判并不影响开庭进程,并向北京晨报记者透露,目前诉讼材料已送达至两家被诉日企,案件有望在两个月内开庭审理。 被告日企没有任何表态 去年2月26日,37名原中国劳工及遗属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递交起诉状,要求两家日本企业支付赔偿金,并在中日多家媒体上用中日两种文字刊登谢罪广告。当年3月18日,市一中院发布消息表示已受理此案。与此同时,劳工的代理律师康健也对外表示,原告数量从37人增至40人。 此后一年间,这起备受各界关注的事件一直没有任何新进展,直到前日,40名中国劳工及遗属委托的律师团在京举行记者会,宣布中止与被告之一的三菱综合材料株式会社(以下简称“三菱材料”)的和解谈判,原因是在此前的多轮谈判中,对方所谓的和解“全无诚意”。康健同时表示,本案的另一被告日企日本焦炭工业株式会社(原三井矿山株式会社)自始至终未同律师团和劳工方面有任何接触,也没有任何表态。 中方逐条批驳日企“谢罪书” 康健告诉记者,在此前的日本诉讼期间也曾尝试“和解谈判”,不过一直没有实质进展。而当中国劳工在市一中院提起诉状并被受理的消息传出后,三菱材料方面开始与中国劳工代表接触,律师团也开始就承认罪行事实、谢罪、赔偿等问题与其展开对话。 经过多轮谈判,三菱材料方面拿出一份和解《基本协议书》及几个附件文本,但中方律师团认为,对方在这些材料中“有避重就轻、偷换概念的现象,以期达到模糊进而掩盖历史回避并推卸法律责任的效果”。 为了证明此说,律师团在会上宣读了《基本协议书》中的附件《谢罪书》,并逐条批驳。他们认为,这份名义上的《谢罪书》在内容上否认了三菱材料于战时通过奴役中国劳工攫取巨额利益,此外,还将给付赔偿金的表述为“向为最终整体解决问题而设立的中国劳工及其遗属的基金支付款项”,律师团认为,这种表述方法是故意回避“赔偿”的提法,从而逃避罪恶。 律师团提出和解三原则 中国劳工的律师团重申了其一贯坚持的有关和解的原则和立场。即,首先,必须承认二战期间对中国劳工犯下的全部罪行,不得以任何形式歪曲和掩盖;第二,必须向相关中国劳工及遗属真诚谢罪;第三,必须向相关中国劳工及遗属给予明确赔偿。“这三项基本原则不可撼动,绝无任何讨论余地。”康健说。 律师团同时表示,至于赔偿金问题,则要在这三项基本原则获得满足的条件下才可以列入和解谈判内容,具体数额须适度体现对劳工及遗属的抚慰,以及对恶行的惩罚。 律师团最后特别强调,“中止”并非“终止”,此事不会影响庭审期间法院主持的调解,因此不代表中方劳工及遗属就此关闭同日企谈判的大门。 有望两个月内开庭审理 前日的发布会吸引了众多日本媒体记者前来采访,在记者提问环节,日本记者就谈判细节及赔偿金等问题进行了详细询问。 北京晨报记者从发布会上获悉,由于中日两国都是海牙送达公约成员国,因此自去年3月受理案件后,市一中院便依照相关约定向两家被告日企送达诉讼材料,同时还需给日企留出足够的答辩时间,据中方律师团掌握的消息,相关起诉材料已在去年第四季度送达两家日企手中。中方律师团表示,这起案件有望在两个月内开庭审理,具体日期还需等待法院通知。记者了解到,由于时间久远,很多当年的劳工都已离世,这40名起诉的原告中只有两名是劳工本人,且因年事已高,是否能够出庭还不得而知,不过此前律师团为老人制作了录像,并把整个形式和内容进行了公证,以便开庭时能够作为证据提交给法院。 晨报记者 何欣 新闻背景 根据有关材料记载,1943年4月至1945年5月,38953名中国劳工分169批被相关日本企业伙同日本政府通过日本侵略军用武力抓捕后,采用强制手段押送至日本35家企业至少135个作业场所做苦役。被抓捕的中国劳工年龄最大的78岁,最小的11岁,30岁以下者居多。 据统计,二战期间,被强掳至日本国的中国劳工共死亡6830名,而战后得以返回中国的3万余名劳工中,也有相当一部分因身心受到严重摧残,长期生活在痛苦中。本案中,两名被告奴役中国劳工共计9415名,死亡1745名。 早在2007年4月27日,日本最高法院在中国劳工诉日本西松建设株式会社索赔案的终审判决中,就确认了日本企业的加害事实:“在恶劣的条件下,从事过重的体力劳动”;“可以认定本案受害者们在精神和肉体上都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但以中国人已放弃索赔请求权为由,不当免除了日本政府及包括本案被告在内的相关日本企业的法律责任。

在北京起诉日本企业三菱材料的二战遭强掳中国劳工,以该公司“全无诚意”为由于2月11日宣布中止和解谈判。双方此前围绕和解的文件及金钱方面的补偿进行了协商,但原告方认为三菱材料谢罪态度不明确,令人无法接受。  40名前中国劳工及已故劳工的家人以二战期间被强征到日本并被迫从事严酷劳动为由,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有关日本企业谢罪及赔偿。北京一中院于2014年3月在中国首次受理了该类案件。  原告劳工方律师团在北京举行了记者会并透露,在法院受理后,原告方很快就开始与三菱材料进行和解谈判。该公司承认强征的事实,提出了和解方案,向包括原告及其他人员在内的总计3765名被掳劳工每人支付人民币10万元等。  但原告方认为三菱材料在和解文件中谢罪态度模糊不清,并且未明确表示10万元属于赔偿金,因此中止了谈判。原告律师团的康健律师称,如果在原则性的事实问题上让步,将会抹杀真相。  律师团同时表示和解谈判是“中止”而非“终止”,保留了重启谈判的可能。北京一中院预计最早将于在3月开庭审理此案。  三菱材料表示“关于个别的诉讼案件,暂时无可奉告”(该公司广报与IR部)。据原告律师团透露,和三菱材料一起被起诉的日本焦炭工业(原三井矿山)截至目前为止尚未进行谈判。  (山田周平 北京报道)

二战中国劳工状告日企首次在中国国内立案

  这起二战中国劳工状告日企案始于一年前。2014年2月26日,中国劳工索赔案律师团代表数十名二战被掳劳工在国内起诉包括三菱公司(原三菱矿业株式会社)在内的两家日企,诉讼要求包括在十余家中日媒体登报谢罪,给付赔偿及承担相关费用等。该案于去年3月获北京市一中院立案,这也中国国内首次受理二战劳工的相关诉讼。

北京消息:据媒体19日报道,二战中国劳工及遗属状告日本企业一案在北京市一中院正式立案。据悉,此案曾在国内其他省份起诉,但均无下文,这是此案在国内首次立案。

  据中国劳工索赔案律师团介绍,该案获得立案后,三菱公司一改以往傲慢态度,频频与各方劳工代表接触,意欲加快推进‘和解进程’”。然而,时隔一年,2月11日,中国劳工索赔案律师团向媒体发布声明称,即日起,中止与三菱公司的“和解谈判”。律师团指出,此次声明是代表二战中国劳工联合会三菱劳工分会及本案原告作出的,何时恢复法庭外对话,将视三菱公司在原则问题上的诚意表现。

  昨天下午4点,中国劳工索赔案律师团律师康健和劳工代表召开记者会。88岁的劳工张世杰曾是二战中国劳工,也是案件中两位中国劳工之一(其他均为遗属)。据康健律师介绍,他们已经正式收到法院的立案通知书,而且原告的数量也从37名增加到了40名,同时法院还批准了他们提出的缓交诉讼费的申请。

  这份名为《我们为什么要中止与三菱公司的和解谈判》的声明指出,和解谈判期间,三菱公司在和解协议的相关文本中玩弄文字游戏,以期达到掩盖罪恶历史的效果,全无诚意。

  88岁的张世杰表示,此案在日本打了多年,在中国起诉多次都没有立案,现在北京立案让他感觉冤屈终于可以伸张。另外一位劳工的遗属郑长钧说,他的感觉是盼了很长时间。

  声明举例称,三菱公司将战时参与实施强掳华工的事实隐含地表达为被动地接受劳工,否认通过奴役华工获巨额利益,还否认了722名劳工死亡与奴役行为之间法律上的因果关系等。另外,三菱公司“承认作为当时雇主的历史责任”这一表述,是将强制奴役和平等的雇佣关系相混淆。

  康健律师表示,根据手头现有的证据和事实,是没有理由不胜诉的,而且此前在日本一审、二审期间,案件也有胜诉的先例,只是最后被日本的最高法院判输。

  声明指出,三菱公司的前身是日本政府制定强掳华工国策的推动者和强掳暴行的直接实施者,并因此获益近29亿日元,且现有证据可证实722名劳工惨死与强制奴役的关联。此外,声明认为,三菱公司“这一问题至今尚未最终解决”的表述,是对其必须承担责任的回避。

  ■案件回放

  中方律师团律师李海彦表示,针对“和解谈判”的处理是“中止”而非“终止”,原告方欢迎真诚的和解,并没有关闭和解的大门。他还补充道,和解谈判的中止与诉讼的继续没有任何关系,“在法院主持下达成协议的调解,是诉讼程序的一部分,而双方在庭外出于自愿的谈判属于和解,并非诉讼程序的范畴。”

  此案原告是二战期间被强掳到日本原三井矿山和三菱矿业做苦役的中国受害劳工及遗属,被告是日本焦炭工业株式会社(原三井矿山株式会社)和三菱综合材料株式会社(原三菱矿业株式会社)。  37名原告都是北京人,目前只有现年93岁的牟汉章和88岁的张世杰是二战中国劳工,其他人均为遗属。原告提出三个诉求:一是要求被告日企在人民日报、北京日报、大众日报、辽宁日报、大公报、朝日新闻等17家中日报刊上用中、日两种文字刊登谢罪广告;二是要求被告按每位中国劳工赔偿100万元人民币的标准向原告支付赔偿金;三是支付全部诉讼费用。  据材料记载,1943年4月至1945年5月,38953名中国劳工分169批被相关日本企业伙同日本政府,通过日本侵略军用武力抓捕,采用强制手段押送至日本35家企业做苦役。至日本投降后送还前共死亡6830人。根据现有证据证明,遭受本案二被告强行掳掠、强迫劳动的中国劳工合计9415人。  20多年来,中国劳工在日本多次通过法律途径向日本政府和企业寻求赔偿未果。日本最高法院2007年在终审判决中确认日企的加害事实,但以中国人已放弃索赔请求权为由,不当免除了日本政府及包括本案被告在内的相关日本企业的法律责任。

  作为案件原告之一,已故劳工崔广延的女儿崔书平介绍,协商已进行多次,“但都是谈谈停停,对方欲用时间消磨原告方的意志,问题如若得不到妥善解决,是对不起曾经受苦受难的父辈”。

  另据中方律师团律师康健介绍,此前,在日本进行的诉讼中,三菱公司一直采取漠视的态度,直至国内法院给予立案,三菱公司的姿态有所改变。相比之下,本案的另一被告方日本焦炭工业株式会社(原三井矿山株式会社)则尚无任何行动。

  值得注意的是,11日的声明中还提到,三菱公司“试图分化部分劳工及遗属,使其在不能充分理解三菱公司包藏用心的情况下草率接受和解,从而达到削弱北京诉讼对该公司所带来的影响和压力”。

  康健对中新网记者表示,三菱公司诸如游说等“私下行动”的确存在,律师团也已掌握相关证据,谈判应当以诚相待、讲规则,且“不想让对方难堪”。

  至于本案的最新进展,康健表示,由于是原告在华提出诉讼,且被告是外国法人,鉴于中日两方均是《海牙送达公约》的成员国,遂适用该公约的送达程序,所以送达过程较长。另据律师团了解,被告方或已收到了法院送达的文书,开庭时间也已确定。作为原告代理人,律师团虽尚未收到人民法院的通知,但预计“开庭不会等很长时间”。

  △小资料:

  为支撑战争,解决国内劳动力严重不足的问题,日本东条内阁于1942年11月27日作出《关于向国内移进华人劳工事项的决定》。在此之前,日本土木建筑业界、矿厂业界、港湾业界陆续向政府提出请求书以要求输入中国劳工。

  据日本外务省报告书记载,1943年4月至1945年5月,共有38953名中国劳工,分169批被相关日本企业伙同日本政府通过日本侵略军抓捕、押送,至日本35家企业至少135个作业场所做苦役。在日本投降后送还前,共死亡6830名。

  从1995年起,日本法院审理了近30起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诉讼案,来自中国的战争受害者却尚未等来一场真正的胜诉。2014年2月26日,二战被掳华工在国内起诉三菱综合材料株式会社、日本焦炭工业株式会社两家日企。同年3月,北京市一中院正式受理此案。这也是此类案件在中国首次被立案。

本文由澳门威利斯人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原告中止庭外和解,日经中文网

关键词:

中国舰艇编队访美,武力才是保证

【环球军事报道】美国《国家利益》网站1月30日发表文章称,一直以来,中美军方在中国南海和东海上空摩擦不断。...

详细>>

民众要求安倍下台,骑墙式外交

随着两名日本人质都被IS斩首,日本政府将会如何走下去?韩国媒体担心安倍政权很有可能以此为契机,以强化保护本...

详细>>

日本以中国军费10年增3倍为借口大肆扩军备战,

【环球军事报道】据美国《国家利益》网站1月29日报道,各家媒体都在争相报道日本政府高达4.98万亿日元(合人民币...

详细>>

首款消防无人机,彩虹三无人机执行援助赞比亚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目前有多家单位从事无人机的研制和配套工作。多年来,他们发挥各自的技术优势,克服种种...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