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驻美大使质疑中华民族复兴不是和平崛起,

日期:2019-11-09编辑作者:中国军情

日本驻美大使质疑中华民族复兴不是和平崛起,缰绳在握。  冯昭奎: “中日必有一战”将是“创新之战”

安倍8日在参议院就设立“国家安全保障会议”质询中称“朝鲜开发核武器和导弹的威胁、中国缺乏透明性的军事力量增长、在周边海域活动的急速扩大,导致围绕着日本的安全保障环境进一步恶化”。

  中新网3月23日电 (阚枫) 日本驻美大使佐佐江贤一郎近日在美国的一次演说中,竟对中国领导层提出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出质疑,并声称担忧所谓“中国军力增长”状况。专家分析,日本政客的言论意在向国际社会恶意抹黑“中国梦”概念,是“贼喊捉贼”的行为。

完整视频!《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发表!

参考消息网7月25日报道 中国政府7月24日发表《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这是中国政府自1998年以来发表的第10部国防白皮书,也是十八大以来发表的首部综合型国防白皮书。

沉着应对战略格局演变

据法新社7月24日报道,中国政府7月24日发表《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概述建设一支现代化高科技军队的规划。白皮书指责华盛顿破坏全球战略稳定,并警告台湾不要图谋“独立”。

报道称,这份国防白皮书说,“国际战略竞争呈上升之势”,并说美国“挑起和加剧大国竞争,大幅增加军费投入,加快提升核、太空、网络、导弹防御等领域能力,损害全球战略稳定”。

另据俄新社7月24日报道,中国发布的国防白皮书认为,美国的军事战略破坏全球稳定,导致军费激增。

文件指出:“美国调整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奉行单边主义政策,挑起和加剧大国竞争,大幅增加军费投入。”

白皮书还说:“美国强化亚太军事同盟,加大军事部署和干预力度,给亚太安全增添复杂因素。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严重破坏地区战略平衡,严重损害地区国家战略安全利益。”

此外据日本广播协会网站7月24日报道,中国政府24日发布国防白皮书,其中批评美国军事战略损害全球稳定。

白皮书就国际局势指出,“美国挑起和加剧大国竞争……损害全球战略稳定”,批评了美国的军事战略。

另外,白皮书强调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和南海诸岛是中国固有领土,主张“中国在南海岛礁进行基础设施建设,部署必要的防御性力量,在东海钓鱼岛海域进行巡航,是依法行使国家主权”,重申了绝不妥协的态度。

关于日本,白皮书称“日本调整军事安全政策,增加投入,谋求突破‘战后体制’,军事外向性增强”,对日本将“出云”号护卫舰改造为事实上的航母的动向进行了牵制。

又据拉美社7月24日报道,中国政府发表新版国防白皮书指出,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单边主义时有抬头,地区冲突和局部战争持续不断,国际安全体系和秩序受到冲击。

报道指出,这份报告展现出中国国防政策在新时代的走向。中国政府在报告中对上述带有殖民色彩的行为提出批评,并呼吁尊重所有国家主权。

白皮书指出,历史已经并将继续证明,中国决不走追逐霸权、“国强必霸”的老路。无论将来发展到哪一步,中国都不会威胁谁,都不会谋求建立势力范围。

捍卫国家主权发展利益

据美联社7月24日报道,中国称在争取台湾与大陆实现统一的努力中不会放弃使用武力,并誓言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击败“分裂分子”。

报道称,每隔数年发布的国防白皮书是对中国国防政策的阐述。24日发布的报告强调了中国的“防御性”态度,但也承诺一旦受到攻击将必定作出反击。

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吴谦说:“如果有人胆敢试图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中国军队必将不惜一战,坚决捍卫国家的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

另据俄新社7月24日报道,中国国务院发布国防白皮书称,在与台湾统一的问题上,该国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

文件中说:“中国有坚定决心和强大能力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决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

我们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保留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的选项,针对的是外部势力干涉和极少数‘台独’分裂分子及其分裂活动,绝非针对台湾同胞。”

文件还指出:“中国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方针,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推进中国和平统一进程,坚决反对一切分裂中国的图谋和行径,坚决反对任何外国势力干涉。中国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

此外据塔斯社7月24日报道,新版中国国防白皮书中说,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是新时代中国国防的根本目标。

白皮书称将“慑止和抵抗侵略,保卫国家政治安全、人民安全和社会稳定,反对和遏制‘台独’,打击‘藏独’‘东突’等分裂势力,保卫国家主权、统一、领土完整和安全。维护国家海洋权益,维护国家在太空、电磁、网络空间等安全利益,维护国家海外利益,支撑国家可持续发展”。

合理开支力推科技强军

据菲律宾拉普勒新闻网站7月24日报道,中国24日在国防计划中概述了建设一支现代化高科技军队的规划。

报道称,这项国防计划呼吁提高人民解放军武器装备的先进技术水平,承认“与世界先进军事水平相比差距还很大”。

这项国家安全计划指出,由于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以及“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军事高新技术日新月异”,战争形态加速向“信息化战争”演变。

另据奥地利《标准报》网站7月24日报道,中国希望把自己的军队变成现代化的高科技军队,以便使其更有战斗力。该国在24日发表的国防白皮书中宣称,要为这支世界上最大的军队的武器库提供更多现代化技术。白皮书表示,迄今为止,中国在这方面仍然落后于世界领先的军队。

这份国防白皮书显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北京的军事雄心。白皮书说,人工智能、量子信息、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前沿科技加速应用于军事领域,战争形态加速向信息化战争演变,智能化战争初现端倪。

此外据俄新社7月24日报道,中国国务院出台的国防白皮书中说,该国军费支出将温和增长。

文件指出:“中国国防开支与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保障需求相比,与履行大国国际责任义务的保障需求相比,与自身建设发展的保障需求相比,还有较大差距。中国国防开支将与国家经济发展水平相协调,继续保持适度稳定增长。”

白皮书表示:“中国是世界上唯一尚未实现完全统一的大国,是世界上周边安全形势最复杂的国家之一,维护国家主权、领土完整、海洋权益等面临严峻挑战。”

坚定维护世界和平稳定

据拉美社7月24日报道,白皮书称,中国坚持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发展同各国的友好合作,尊重各国人民自主选择发展道路的权利,主张通过平等对话和谈判协商解决国际争端,反对干涉别国内政,反对恃强凌弱,反对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

白皮书指出,中国的社会主义国家性质,走和平发展道路的战略抉择,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和为贵”的中华文化传统,决定了中国始终不渝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

白皮书说,亚太各国命运共同体意识增强,通过对话协商处理分歧和争端成为主要政策取向,推动本地区成为全球格局中的稳定板块。

白皮书指出,当今世界,人类日益成为利益交融、安危与共的命运共同体。一支强大的中国军队,是维护世界和平稳定、服务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坚定力量。

另据《日本时报》网站7月24日报道,中国发表自2015年推行军队改革以来的首份国防白皮书,抨击美国破坏全球稳定,指出大国间战略竞争加剧。

白皮书说,中国政府将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

白皮书还说:“一支强大的中国军队,是维护世界和平稳定、服务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坚定力量。”

此外据俄新社7月24日报道,中国国务院发布的国防白皮书指出,该国将把核力量保持在国家安全需要的最低水平,不会参与军备竞赛。

文件中说:“中国始终奉行在任何时候和任何情况下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无条件不对无核武器国家和无核武器区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的核政策,主张最终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不会与任何国家进行核军备竞赛,始终把自身核力量维持在国家安全需要的最低水平。”

  人民网北京1月22日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冯昭奎近日在《日本学刊》2015年第1期发表《中日关系的辩证解析》。文章指出,中日两国在亚洲构成一对复杂、多变、难解难分的矛盾。中日关系的发展和变化,就是一次次地产生矛盾,一次次地缓解矛盾,又一次次地面对矛盾上升、激化、缓和的周而复始的矛盾运动过程。

日本媒体称日本与美国制定了“钓鱼岛共同防卫”计划,一旦钓鱼岛突发事件,美日将会共同防卫钓鱼岛。新闻报导的墨迹未干,11月1日,美国国防部立即发表声明,美国和日本并没有制定“钓鱼岛共同防卫”计划,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没有改变。

  据媒体报道,3月22日,日本驻美大使佐佐江贤一郎在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协会发表以美日未来发展前景为主题的演说。在这场演说中,佐佐江贤一郎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及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说法提出质疑,并称希望中国能和平崛起。

  在这个过程中,可以说中日之间的主要矛盾一个也没有彻底解决过。近年来中日之间的一部分矛盾从非对抗性矛盾转化为对抗性矛盾。2014年两国矛盾激化到了“不能再激化”的危险局面,由此而出现了中日两国政府达成四点原则共识和习近平主席与安倍晋三首相会见,使中日关系迎来转机。

绑架纵容各为其利

  演说中,佐佐江贤一郎称:“习近平主席所说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目标是什么意思?我们当然希望中国能如他们所说的和平崛起。”他还表示,希望中国在钓鱼岛争端上能停止派公务船到钓鱼岛海域,他提到中国日益升高的民族主义对中日两国都是一大挑战。

  中日关系新的转机与变数:从非对抗性矛盾到对抗性矛盾

日本设立“国家安全保障会议”,安倍公开称中国和朝鲜是导致日本安全环境恶化的目的是:为掩盖日本复活军国主义作幌子,为制造舆论蒙骗世界,为美国战略重点东移找理由,为窃取我领土找借口,为欺瞒日本民众掀起反华仇华情绪。为了配合安倍政府的反华合唱,日本外务省10月25日将两段宣传钓鱼岛以及独岛为“日本固有领土”视频在互联网上播出。不但歪曲颠倒钓鱼岛之争的历史根源,还对中国在二战中的贡献采取了漠视态度的。

  对于佐佐江贤一郎的上述言论,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周永生驳斥为“贼喊捉贼”。“这些言论实际上是在恶意抹黑中国梦概念,佐佐江贤一郎这是在向美国智库和民众鼓吹中国威胁论,以换取美国在中日争端中支持日本。”

  2014年11月,中日两国政府就正确对待和妥善处理有关问题达成四点原则共识,11月10日习主席与安倍首相举行了简短会见。这次会见是在中日两国政治关系陷入僵局、钓鱼岛争端处于紧张状态的形势下进行的,引起中日两国乃至整个国际社会的关注。

安倍利用美国重返亚洲的机会,攒足了劲,积极右转,挑起岛屿争端,实际上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日本的大国地位。钓鱼岛争端日本不仅仅是为了小小的钓鱼岛,而是为了借船出海,实现政治大国和军事大国的梦想,并摆脱二战战败国的身份,这是日本朝思暮想的事情。日本不肯负荆认罪,就是抱有狂妄野心,想有朝一日继续称霸亚太地区。日本挑起钓鱼岛之争,以购岛闹剧为序幕,继而将争端升级,让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的国力水落石出,借此向美国索要集体自卫权,修改和平宪法,制定国家安全保障战略。日本步步为营,拖着美国下水,就是想增强自己走向政治大国的国际合法性。

  周永生表示,近段时间以来,日本一些官员和媒体刻意向国际舆论歪曲“中国梦”提法,片面解释“中国梦”是中国国家的梦想而非民众的梦想,认为“中国梦”将会让中国军力大增,从而变成“可怕的大国”,这实际上是再度借机煽动“中国威胁论”。

  国家之间难免会有矛盾,在正常情况下都属于“非对抗性矛盾”或“潜在的对抗性矛盾”。中日关系也不例外。然而,此次中日首脑会见的背景是中日矛盾围绕钓鱼岛等问题已经发展到现实的局部对抗状态,如听任其继续发展,就会走向现实的全面对抗状态。而中日走向现实的全面对抗,就意味着两国关系发生质变,从非敌非友关系演变成互为敌国关系,导致两国之间引发战争的危险,从而将可能给中日两国乃至世界和平带来极为严重的后果。在这种情况下,习主席应约与安倍首相举行会见,体现了一个大国领袖的崇高风范、宏达气度和大局外交思维。

日本与周边国家的领土之争,不仅仅只有钓鱼岛,与俄罗斯有北方四岛之争、与韩国有独岛之争。日本之所以选择与俄韩缓和是日本惧怕俄罗斯的军事实力;不敢对韩动横是怕破坏了美日韩联盟激怒美国盟主。拿钓鱼岛作文章既符合美国利用日本牵制我国的意图,又可利用美国战略重点东移,需要日本提供更多军事基地契机侵占我领土,彰显日本的大国地位。

  正如周永生分析,在这次演说中,佐佐江贤一郎特别强调了对中国军力上升的担忧。他表示,在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已经放弃成为一个军事强国,日本也希望中国未来不会追求成为一个军事强国,并称对中国不断上升的军事力量,对区域和平所产生影响表示担忧。

  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次中日之间的“冰层”之厚度和深度大大超出了2006年安倍第一次上台时中日之间的“冰层”,由于两国之间严重的“不信任感”依然没有完全消除,中日再次“破冰”将可能是一个“时快时迟”、“有进有退”的缓慢过程。要使两国关系平稳发展,逐步改善,防止横生枝节,2015年的中日关系应该是“安静”、少上某些报纸的头条为好,以便给双方的相关部门留足相互磨合的空间,切实遵循和落实四点原则共识,相向而行,积水成渊,积量变为质变,推动两国关系走上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发展轨道。

美国的默认和纵容使安倍在极右的道路上愈走愈远。美国为了实现防范中国的战略目的,最近一段时间不断地拉拢日本,举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希望日本在牵制抗衡中国过程中成为急先锋。

  在周永生看来,佐佐江贤一郎的这种说法是在偷换概念,混淆视听,“日本作为一个二战战败国,要对侵略历史承担责任,理应保持小规模军力,本来就不应该成为军事大国,如果成为军事大国,日本就是对战后国际秩序的挑战,况且,近年来日本在不断提升军力,现在已经是个实际意义上的军事大国。”

  历史又翻过了一页。进入2015年,中日关系的发展趋势将可能是双方进入在继续处理两国之间矛盾的同时,更加注重打理本国内部问题,在继续解决两国之间分歧的同时,更加注重寻求两国共同利益的“新常态”。换句话说,中日关系好比跷跷板,一边是相互合作与利用,一边是相互防范与牵制。近年来,相互防范与牵制这一边翘得太高,过度失衡,几乎成“垂直状态”;进入2015年,相互防范与牵制一边有可能下来一些,相互合作与利用一边则有可能上去一些,行稳致远,渐渐趋向准平衡状态。

由于美国对日采取绥靖政策,让日本国内出现了一股军国主义复辟思潮。日本正在借力打力,在国内掀起一股大规模的反华浪潮,把中国作为假象敌,不断地增加自己的军事实力。

  对于佐佐江贤一郎对于中国军力的指责,周永生称,中国的国土面积是日本的26倍,人口是日本的10倍,日本期望中国与其保持一样的军事规模,这本身就存在逻辑矛盾。随着外部环境的复杂,中国加强国防和军队建设是国家发展的需要,“一个曾经对世界和平带来巨大危害的国家,有什么理由和资格,同一个长期致力于和平发展的国家相比较。”

  中日关系从困境中走出,但仍然有着变数。安倍搞“突然袭击”式的众议院选举后,安倍很可能再当四年首相。这就给他留下充足时间进行各种政治运作,特别是实现自己的夙愿——修正日本“和平宪法”第九条。尽管其推行修宪之路未必顺畅,但安倍继续推行以修改“和平宪法”为中心的右倾化路线,仍可能给中日关系增添新的变数。

但在日本狂飙突进的军事冒险之中,美国人似乎也看到了危险,试图向世界释放出更加清晰的信号,防止日本借助于美国扩充军备,从而最终挣脱美国的束缚。因此,才有了美国国防部对美日“钓鱼岛共同防卫”计划的否认,这是美国重返亚洲之后采用的惯用手法。

  自安倍政府上台之后,日本在钓鱼岛问题和对华外交上小动作不断,钓鱼岛问题也是日本罔顾事实,单方面挑起事端。但一些日本政客不仅没有改正错误,反而利用国际场合发表言论歪曲历史,散布“中国威胁”的言论。

  70年前,日本在“战后体制”下走和平发展道路,实现经济腾飞,带动了亚洲的发展繁荣,使日本成为世界名列前茅的经济大国和现代化国家,然而,如今日本领导人却执意要摆脱这个曾给日本带来巨大好处的体制。具体到日本的发展道路,未来将可能出现的对战后体制的否定,是对战后体制的继承和变革这两者相统一的“扬弃”,而不是“回归”到那个可怕的战前体制。安倍却利用一般意义上的修宪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在“修宪”中塞进自己的私货,将矛头直指宪法第九条。显然,把安倍所谓的“摆脱战后体制”与他修正侵略历史、强行通过《特定秘密保护法》等行径结合起来看,不能不令人怀疑他对战后体制的“摆脱”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对战前体制的“回归”,让“曾经的强权国家和极端国策重现”。

澳门威利斯人708567,纵而不放缰绳在握

  “歪曲历史,借用国际力量和舆论介入领土争端,维护其老殖民主义的利益,这是日本的目的”,周永生称,对于日本的这种“舆论攻击”,中国应理直气壮反驳,向世界呈现历史事实,揭露日本的图谋。

  显然,安倍的“摆脱战后体制”带有浓厚的“回归传统”、“回归战前”的色彩,是背离历史前进方向的倒行逆施,不能不使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对日本政府能否继续走和平发展道路产生极大担忧,同时也会对中日关系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因为只有共走和平发展道路,中日关系才能真正得到改善。

美日之间真的没有制定“钓鱼岛共同防卫”计划吗?依据《美日安保条约》美政府已将钓鱼岛列为《美日安保条约》第5条中“美军的防卫义务”对象。3月21至22日,日统合幕僚长岩崎茂与美军太平洋总部司令洛克利尔在夏威夷举行会谈,美军太平洋总部将成为应对包括中国周边以及钓鱼岛发生“紧急事态”时的主力部队。美国防部相关官员指出,“如果钓鱼岛被中国占据,美日将就具体剧情进行磋商”。之所以会出现美国防部否认双方制定“钓鱼岛共同防卫”计划戏剧性变化,根本原因在于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越走越远,美国害怕钓鱼岛的局势失控,因而不得不在关键时刻发表澄清声明,防止日本国内的民众受到新闻媒体的蛊惑,在钓鱼岛问题上贸然支持日本政客走极端主义路线。

  另外,这位资深专家指出,中国还要在公共外交领域向世界阐释自己坚持的和平发展道路,“中国国力强大,但我们是努力维护世界和平的强大,中国国防在发展,但我们是为了更加坚定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中日关系的长远发展:从“借美制华”到“战略机遇”

现在东北亚地区缰绳攥在美国人的手中。当美国需要日本快制造矛盾的时候,就松开自己手中的缰绳鼓励日本牵制我国;如果美国认为日本政客跑得太快,以至于很难驾驭时,美国就会拉紧自己手中缰绳使日本继续俯首称臣,乖乖听命。美日两国这种奇特的关系,既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历史的延续,同时又是当东北亚地缘政治发展的结果。

  习近平主席23日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演讲时强调,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最伟大的梦想,我们称之为“中国梦”,基本内涵就是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他特别强调,中国将坚定不移地走和平发展的道路,奉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中国发展壮大,带给世界的是更多机遇而不是什么威胁。我们要实现的中国梦,不仅造福中国人民,而且造福各国人民。

  多年来,由于日本推行“借美制华”政策损害了中国核心利益,从而与坚定维护自身核心利益的中国之间产生了尖锐的矛盾。

钓鱼岛问题是美国在中日之间留下的定时炸弹。根据1945年的波茨坦公告,日本必须无条件地归还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侵占的领土。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美国为了遏制社会主义阵营的发展,利用日本参加朝鲜战争,很快纠集一批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非对日作战国家在美国的旧金山签订了没战胜国中国参加的“旧金山和约”,除了把台湾、金门、马祖、澎湖列岛归还中国之外,把日本南部和台湾之间的一系列岛屿交给联合国托管,联合国授权美国实施管辖权。

  2005年美国哈佛大学教授萨缪尔-亨廷顿阐述日美结盟政策时称:“在政治及经济上中国大陆的力量均将强大化,因此美日在对华政策上将拥有共同的利害,亦即美日将会合作来牵制中国。从中长期而言,日本将会摆脱对美国的依赖而追求某种自主性,长期而言,最后日本可能还是不得不追随中国。”

上个世纪70年代美日之间签订的归还冲绳协定中,美国设下陷阱把属于中国的钓鱼岛划归日本,引起了海外华人的强烈抗议。美国政府没有尊重历史事实,修改归还冲绳协议,而是把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行政管辖权交给日本,并且公开声明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主权问题上不持异议。这实际上是把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作为筹码,摆在了日本和中国之间,巧妙利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问题,牵制中国和日本。

  可以认为,亨廷顿对近期、中长期日本对外政策的预言基本上与事实相符。当前,日本统治者以“日美合作牵制中国”思想为指针的“借美制华”政策,必然与中国对自身核心利益的坚定维护发生不可调和的矛盾。

野田隹彦实施所谓的钓鱼岛国有化政策之后,美国非但没有出面澄清事实真相,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反而不断地释放出相互矛盾的信息。美国一方面强调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问题上不持立场,另一方面为了顺利实施战略重点转移,让日本提供基地,承认“美日安保条约”包括钓鱼岛,不断地与日本围绕着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展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给人以帮助日本守卫钓鱼岛的假象。正是由于美国的自相矛盾的表现,让日本右翼政客有了可乘之机,他们把钓鱼岛作为发动政治宣传的主要载体,拼命地煽动日本民众支持他们极端的军国主义思想,制造“中国威胁论”,营造对我国的包围圈。但美国对日本政客并不放心,既要放纵他们为美国谋利又要避免他们走出美国的控制范围。美国以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问题做为处理中日两国关系地缰绳收放自如,从中获取巨大战略利益。

  当前,中国在东海、南海与日本、菲律宾等国之间存在的岛屿主权和海域划分争端与“中国的核心利益”中的“国家主权”、“国家安全”、“领土完整”之间都有联系。坚持以和平的外交手段解决以上争端,将可能对维护核心利益中的“国家主权”、“国家安全”、“领土完整”等均做出正面的贡献,起到促进的作用。反之,如果因为上述争端与相关国家之间形成长期对抗关系甚至爆发武力冲突,则意味着为了核心利益中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而与核心利益中的“国家安全”、“国家统一”、“国家政治制度和社会大局稳定”、“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之间形成互为牵制的局面。显然,为了落实中国外交的最大课题——为实现两个“百年目标”创造良好的周边环境,我们应致力于做到维护核心利益中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与维护核心利益中的“国家安全”、“国家统一”、“国家政治制度和社会大局稳定”、“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之间形成相互促进的关系而不是相互牵制的关系。

决不能让美日得寸进尺

  中国是世界上陆地边界线最长的国家,与俄罗斯、印度等14个国家接壤。与此同时,中国与日本、韩国之间在东海存在着海洋边界划分问题,与日本之间存在着钓鱼岛争端,与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文莱等东南亚各国在南海存在着海洋边界划分与岛屿主权争端。以上问题的总和直接触动了中国核心利益之中的“国家主权”利益和“领土完整”利益,并在不同程度上影响到其他四项核心利益,特别是影响到“国家安全”利益。至于以上每一项领土争端(例如中日钓鱼岛争端、中菲海域争端)相对于“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这两项核心利益的总体而言,则属于局部利益。

美日双方利用钓鱼岛大做文章同时,日本又在积极的分化中俄战略协作,在中俄举行日本海海域联合军事演习后,日本与俄罗斯11月2日举行了“2+2”会谈,并利用“2+2”会谈大造舆论强调俄罗斯要成为亚太地区的权力中心,就必须抛弃中国政策优先的思想。俄罗斯副外长莫尔古洛夫表示,“这个论题根本与事实不符”,创建“2+2”模式来自日本。我重申“日本同行非常清楚中国是我们的战略伙伴,而且我们也不会在背后议论”。

  从2012年4月石原慎太郎与美国鹰派政治家共同策划“购岛”、日本政府于同年9月对钓鱼岛实施所谓“国有化”以来,中日围绕钓鱼岛的领土主权争端和东海海域划界争端曾经发展到白热化的地步。显然,这个争端是由日本方面挑起的,而从中国方面看,所谓中日“岛争”也成为中国外交和军事斗争的一个空前突出的热点。虽然钓鱼岛的领土主权争端和东海海域划界争端相对于中国“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总体利益而言,乃至相对于中国六大核心利益的总体利益而言,显然是属于“局部性核心利益”,但是,事关中国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某些核心利益的局部性,并不意味着它在各种核心利益当中受关注程度和战略优先顺序必然是靠后的。因为它是由于日本方面不断对我挑衅与“激怒”才使这个局部矛盾不断激化,而且上升到中日之间的“战略对峙”。同时钓鱼岛争端问题又与日本的错误历史认识问题存在着密切关系,致使中日“岛争”在一个时期上升为我们维护国家核心利益斗争的“最前线”,中日矛盾从非对抗性矛盾上升到局部的对抗性矛盾,在一定时期我与日方展开坚决的、毫不妥协的斗争是完全必要和正确的。

针对美日联手制造钓鱼岛矛盾我国政府必须采取强硬的立场。明确告诉美国在领土主权问题上如果美国强行介入,我们会不惜中美关系出现严重的倒退,中国政府不能因为怕损害中日和中美之间的战略利益关系,而默认了美国操纵钓鱼岛事件的既成事实。中国政府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日方采取任何方式“购岛”都是非法的、无效的,中国坚决反对。中国政府在维护领土主权问题上立场坚定不移。

  然而,应该看到中日关系“现在处于一个历史性重构的长进程中,看待中国与周边关系,要放在这个百年重构的长进程中,要有长视野,要有战略耐心”。此处所说的“百年重构的长进程”,恰与前文中萨缪尔-亨廷顿所言“长期而言,最后日本可能还是不得不追随中国”的预言相对应。

我国同样期望美国能够在钓鱼岛问题上保持理性的态度,坚持国际公平正义的原则,尊重中国的国家利益。美国之所以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问题上大做文章,而不是把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钓鱼岛问题的真相公之于众,其目的就是要牢牢地掌握东北亚地区的局势,把日本和中国牵制在自己的手中。如果我国在钓鱼岛问题上采取妥协的立场,那么,美国就会在东北亚扩大制衡中国的筹码,奥巴马已经批准对台武器出售武器计划,我国如不采取强硬立场,美日就会得寸进尺。

  那么,日本在什么条件下会走到“最后日本可能还是不得不追随中国”的境地呢?从日本一贯追随先进、服膺强大的民族秉性来看,“这个条件”就是要让日本人的心理从目前的“一方面嫉妒中国的发展,一方面并没有对中国服气”的状态真正转变到对中国的先进和强大彻底服气的状态(当今日本人对华心理可概括为:对中国GDP超过日本的失落感,对中国依然是发展中国家的优越感,对中国军事力量崛起的恐惧感)。目前中国的GDP虽然超过了日本,但是经济“存量”依然不如日本,人均生产性财富只及日本的几分之一。

近期我在西太平洋地区举行的中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海军自由对抗演练,既是例行年度军事演习,也是要向世界展示我军捍卫国家主权的决心。美国虽然希望日本充分利用钓鱼岛牵制中国,但是,美国并不希望中日两国因为钓鱼岛问题而发生局部的军事冲突,所以才会出现美国出尔反尔的解释。

  丁学良认为,“这个条件”就是中国再次成为“文明输出国”,而“要使当代中国对日本的冲击上升到‘黑船来航’对日本冲击的更高文明水平,中国本身就必须首先达到‘文明全面复兴’的高度”。这意味着解决中日之间的问题的根本,还在于搞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经济繁荣、政通人和、文明健康、以德服人、受到国际社会尊重的大国,不仅实现“中国梦”,而且引领“亚太梦”,正可谓“小胜靠力,中胜靠智,大胜靠德,全胜靠道,道乃德、智、力之和”。

钓鱼岛问题上的对抗,其背后是中美两国之间的较量。中国不希望与美国发生正面冲突,当然也不希望与日本发生局部的战争,但是,美国的地缘政治战略已经损害了中国的核心利益,中国政府不能不作出激烈的反应。中国不惧怕在西太平洋地区出现局部的战争,尽管中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战争。如果美日继续在东北亚地区玩火,那么,最终有可能会引火自焚。

  从这个长远目标反观当前,我们应根据形势发展,审时度势,在全面维护国家核心利益的前提下,处理好维护各种核心利益之间的关系,处理好维护全局利益与局部利益之间的关系,对维护各种核心利益、全局利益与局部利益的力度和优先度进行适时的合理调整,以高度的政治智慧和外交努力,努力化解热点问题,防止“热点”变成“爆发点”,避免周边地区长期存在与我们势不两立的“敌国”,以维护和延长中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为我们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营造一个和平稳定的外部环境。

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美国和日本正在实施武力扩张计划,试图在东北亚地区打一场局部的快速战争。美国在日本部署反导X波段雷达、宙斯盾战舰、F—22和鱼鹰飞机、海军陆战队师、航母编队、战略型核潜艇,在韩国部署空军基地配置F—22、B—2隐型轰炸机和陆军师,已经对我构成威胁。我国一方面告诫美日给亚太地区和平安宁带来威胁,另一方面也在秣兵厉马以应对不测。我国希望美国彻底抛弃机会主义的战略思维方式,以更加清晰的战略布局稳定东北亚地区的安全局势。

  中日矛盾焦点:“中日必有一战”将是“创新之战”

我国已经针对东北亚地区的局势,详细地阐明自己的立场,围绕东北亚地区可能到来的各种潜在危险告诫美国,不要继续实行绥靖政策,不要在武装日本方面越走越远,而应该坚定地捍卫日本的和平宪法,确保日本继续走和平发展的道路。在日本不能正视历史的情况下,如果让日本成为一个军事大国,日本一定会重走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老路,一定会把枪口对准美国。美国应汲取珍珠港的历史教训,维护东北亚地区的安全秩序,才能最大限度地维护美国在亚洲地区的战略利益。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以来,战争与和平问题一直是中日矛盾的焦点。看当今中日之间的主要问题:历史上日本的战争、战败与战后是“过去的”战争与和平问题;钓鱼岛争端是“现在的”战争与和平问题;安倍“修宪”使日本成为“能进行战争的国家”,是“将来的”战争与和平问题;2014年安倍,多次提出“积极和平主义”,其实与100年前一战肇事者们所做的“和平秀”在逻辑上并无二致,这就是“和平诚可贵,不惜用战争来捍卫它”;2015年夏季,据报道“安倍将借二战周年纪念之际发表其对战争与和平的看法”,令人拭目以待。总之,中日之间的几乎所有主要问题,都牵连到同一个问题,这就是战争与和平。

中美两国应在建立大新型国关系的基础上走和平发展之路。美国必须放弃冷战思维,重新审视其在亚洲地区的军事布局,珍惜第二次世界大战来之不易的胜利成果,高度重视潜在的危险,不要把东北亚地区变成世界军事冲突的热点地区,不要把围堵中国作为自己的战略决策。“中国可以成为美国重要的合作伙伴,可以成为东北亚地区维护安全的重要力量,可以成为防范军国主义复辟的同盟军,可以成为世界和平发展的推动者。”中国同样也不惧怕任何威胁和来自各方面的干扰,今天的中国决不在是弱肉强食的对象,在维护领土主权问题上中国决不会后退半步、也决不会手软,如果胆与中国为敌,中华民族有能力用自卫的方式战胜一切侵略者。

  在军事领域的矛盾是中日矛盾中最深刻、最尖锐、最具有刚性的结构性矛盾。为了落实中日四点原则共识,固然需要加强民间交流,加强环保合作,但是,更重要的是解决好“战争与和平”这个根本问题。

我国在处理钓鱼岛端问题上,既要针锋相对、决不手软,又要登高望远,从历史的角度,重新修正与美国的关系;并以强硬的立场阻止日本政府继续耍手腕做小动作;也决不能容忍美日在钓鱼岛问题上得寸进尺。

  (一)中国的对日“军事斗争准备”应提升到军事创新境界

澳门威利斯人708567 1

  中日首脑会见后,尽管中日关系出现了缓和的迹象,但日本“借美制华”的军事战略并没有改变,中国仍然需要做好军事斗争准备,而且在“军事斗争准备”方面也要“转方式、调结构”,注意保护环境,从数量型的军备走向质量型的军备。

  习近平主席在2014年8月指出,我们要“与时俱进大力推进军事创新”。笔者理解“军事创新”的基本含义是:由于技术革新,使过去不可能实现的各种新武器等组成的新军事系统的开发成为可能,进而引发对各种新武器等组成的军事系统加以运用的战略战术、作战思想、战争模式、组织体制、军事管理发生相应的深刻变革。根据“军事创新”的基本含义,可以看出:“军事创新”的原点在自然科技革新,“军事创新”的内涵涉及军事思想、军事管理、军事组织等等,则离不开社会科学的支持,总之,包括自然科技和社会科学在内的科学技术构成了“军事创新”的核心,构成了一国的经济力、军事力乃至综合国力的核心要素。

  (二)注意应对日美“军事技术同盟”的挑战

  在推进军事创新过程中,我们特别需要注意军事技术创新与民用技术创新存在着相互促进、相互转化的内在机制。长期以来,美国军方紧盯高度重视研发的日本民间企业,从其民用技术开发活动中吸取创新武器技术。这个事实表明,在电子、材料、激光、精密机械等尖端技术领域中,军用技术与民用技术之间并不存在截然的分界,而是既具个性,又有共性,既互相区别,又可互相利用和转化。例如美国开发隐形轰炸机等隐形武器使用的涂料,就是从日本一家中小企业提供的用于家用微波炉的电波吸收材料样品中得到启发。美国与拥有领先于世界的民用技术实力的日本结成“技术同盟”,成为它在同苏联的军备竞赛中夺取优势的重要原因之一。

  美国借力日本的民用技术开发新式武器的事例启发我们:要高度重视高技术的军民两用性和转用性,使军事科技创新与民用科技创新达到相互促进、相互转化、相互刺激创新灵感的互动境界,为达到这种境界,必然要推进整个国家的科技体制的创新。

  众所周知,长期以来正是“创新”成为美国维持强大军事力量的原动力。美国不仅依靠从全世界吸引优秀科技人才等措施提高其军事科技研究水平,而且通过加强“盎格鲁—撒克逊五国同盟”的紧密的军事技术合作和协同关系,通过加强与日本之间的军民两用技术的交流与合作,来增强其作为西方军事技术霸权国的地位。这意味着中国与之进行军事创新竞赛的对手是以美国为首、包括日本在内的大半个西方阵营。

  战争的逻辑在本质上就是矛盾运动的逻辑。“有矛必有盾”,矛越锐,盾越坚;盾越坚,矛更锐。恩格斯说过:“两个阵营都在准备决战,准备一场世界上从未见过的战争……只有两个情况至今阻碍着这场可怕的战争爆发:第一,军事技术空前迅速地发展,在这种情况下每一种新发明的武器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在一支军队中使用,就被另外的新发明所超过;第二,绝对没有可能预料胜负,完全不知道究竟谁将在这场大战中获得最后胜利。”

  当前,“信息技术、生物技术、新能源技术、新材料技术等交叉融合正在引发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这将给人类社会发展带来新的机遇”。从科技创新这个原点和基础出发,依靠自主创新掌握最先进的高精尖武器的核心技术,构筑日新月异的武器系统、与时俱进的军事战略、超越传统的作战思想、灵活机动的军事指挥和管理体制,努力打破“瓦森纳国家群”对我的技术封锁,加强武器技术乃至武器概念的创新,同时减少资源被消耗在购置大量“几年不用就变成难以处理的垃圾”的二三流武器上。

  (三)“中日必有一战”将是“中日创新之战”

  十年前,美国五角大楼预计,随着全球人口在2050年向100亿大关逼近,战争将在2020年定义人类生活。这是“所有国家安全问题的根源”。“到2020年,毫无疑问将会有大事发生。随着地球的负载能力减弱,一种古老的模式将重新出现:世界将爆发对食品、水与能源进行争夺的全面战争,战争将定义人类的生活。” 然而,越来越多是人们开始质疑战争是否是解决世界问题的最好手段,因为战争将加速消耗资源并破坏已经脆弱不堪的自然环境,当今日本右翼势力推行战争擦边球政策的最大危险就是只想着右翼的政治理念和当下执政者的政治利益而缺乏“为当代人和子孙后代着想”的人类良知。这个“人类良知”就是:在地球环境已经不堪忍受产业革命以来人类活动所造成的沉重负荷的情况下,不要再雪上加霜,把一个打得稀烂的地球留给后代。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有美国学者提出2012~2022年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将是“中美创新之战”,因为理智最终总是会占上风,认识到应该推动创新与技术的转变,促使创新与技术的着眼点置于解决人类面临的真正重大的问题上:最重要的是人类的生存而非杀戮。三年前,中国一位军队领导人在美国国防大学发表演讲说:“中国搞经济建设是为了解决好13亿人民的生活,使他们的日子过得更好,而不是拿这个钱去搞武器装备,去挑战美国。美国人民的生活水平高出中国人民生活水平12倍,如果我们拿这个钱去搞武器装备挑战美国,中国老百姓也不会答应。”总之,针对当今复杂的国际形势,搞军备竞赛是下策,积极推进包括军事创新在内的“创新竞赛”才是上策,而所谓“中日必有一战”也必将是“中日创新之战”。

本文由澳门威利斯人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日本驻美大使质疑中华民族复兴不是和平崛起,

关键词:

【澳门威利斯人708567】疑似中国制造无人机闯入

当地时间2015年1月26日,美国华盛顿,白宫当日证实,执法部门当天发现一架小型无人机闯入白宫,特勤局正就此展开...

详细>>

辽宁舰今年第四次出海训练,歼15已非常成熟

近日,网上曝出4架灰色歼-15现身辽宁舰甲板的照片。据媒体报道,2014年11月底,有8名舰载机飞行员在航母上成功着舰...

详细>>

日媒称中国或组第4舰队剑指印度洋,中国核潜艇

单纯从军事角度而言,自2008年来中国不断发展南海舰队。未来该舰队基于海南岛,由两个航母战斗群组成,预计202...

详细>>

美称我瓦良格号所配FL,一次锁定40个目标

目前大多数现代航母能搭载的舰防武器就是诸如1130型近防炮和FL-3000N的反导弹系统,他们构成了航母最后一道防线。...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