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在马里被石块击中鲜血直流,枪林弹雨中

日期:2019-11-09编辑作者:中国军情

  “能够得到你们的安全防卫是我们莫大的荣幸”—— 危险来临首当其冲

中国赴马里维和部队:枪林弹雨中托起大国担当

26日清晨,西非马里加奥地区的不少居民们仍在睡梦中。中国第三批赴马里维和部队的官兵们已早早起床,整装待发。伴随着机械的轰鸣声,蓝盔勇士们又开始了新一天紧张而又忙碌的工作。

图片 1 中国首支维和安全部队向加奥“和平和解”活动捐赠物资。杨华文摄

  在警卫分队战士王长军的记忆中,“5·19”已经成了一个符号,那是整个维和期间最为惊险的一天。

施工中,空压机扬起的尘土与汗水搅拌在一起,在官兵们身上“和泥”。 赵佳明 摄

由于连年战乱,加奥古城已显得破败不堪。当中国维和军人乘机抵达加奥机场时,行走在航站楼里,弹孔、弹壳随处可见。

  伴随着高昂激越的《义勇军进行曲》,沈阳军区领导把一枚枚金灿灿的荣誉章,郑重地挂在数十名从西非大陆执行维和任务凯旋的官兵胸前。千人大礼堂里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由170名官兵组成的警卫分队,是我国向联合国维和任务区派出的首支安全部队,主要负责联合国马里综合稳定特派团(联马团)东战区司令部和维和部队营区的守卫任务,在危险来临的时候首当其冲处于第一线。

马里加奥4月26日电 (李祥辉 韩立建 赵佳明)26日清晨,西非马里加奥地区的不少居民们仍在睡梦中。中国第三批赴马里维和部队的官兵们已早早起床,整装待发。伴随着机械的轰鸣声,蓝盔勇士们又开始了新一天紧张而又忙碌的工作。

“路人在看到中国维和士兵后都会招手或竖起大拇指。”第二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队长车长生告诉记者,好多当地人会说“你好”,官兵们在哨位站岗时也会有人向他们主动打招呼,但大家都不敢放松警惕,右手还是按着枪上的扳机,左手赶紧挥一下就收回。

  表彰大会颁奖现场,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首批赴马里维和部队执行任务的画面,它记录着395名维和官兵不辱使命的动人故事,是他们,在维和部队蓝色的旗帜上镌刻下中国军人光辉的业绩。

  当地时间去年5月19日中午,因马里国内政治局势恶化,千名加奥民众分乘摩托车、皮卡车突然聚集在东战区司令部南门,高举旗帜示威。拳头大小的石块雨点般从围墙外飞来,砸得集装箱板房“噼啪”作响,很快砸出数十个凹坑。数十名激进分子手持棍棒砍刀不断冲撞大门,还有数人手持火把,企图掷入。

由于连年战乱,加奥古城已显得破败不堪。当中国维和军人乘机抵达加奥机场时,行走在航站楼里,弹孔、弹壳随处可见。

马里政府官员杜尔女士介绍说,仅在加奥就有约500名恐怖分子混杂在平民中。当地人以部族聚居,对于警卫分队官兵来说,一时很难辨别谁是恐怖分子、谁是平民。

  “背负的是重托,履行的是使命”

  王长军和战友们早就练就了“百步穿杨”的真功夫。然而,面对当地示威群众却不能直接使用武力,否则极有可能引发更大的矛盾。

“路人在看到中国维和士兵后都会招手或竖起大拇指。”第二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队长车长生告诉记者,好多当地人会说“你好”,官兵们在哨位站岗时也会有人向他们主动打招呼,但大家都不敢放松警惕,右手还是按着枪上的扳机,左手赶紧挥一下就收回。

“其实,即使辨别出恐怖分子,维和官兵们也不能随意击毙。因为维和部队必须坚持中立原则,他们所携带的轻武器主要用于自卫,或是在安理会授权条件下最低限度使用武力。”车长生说,恐怖分子在暗处,他们在明处;他们携带自卫轻武器,而从恐怖分子手中,却有大量火箭炮、导弹、榴弹炮和炸药,这就是维和官兵面临的严酷现实。

  2013年4月25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决定设立联合国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团(简称“联马团”)。应联合国请求,中国决定派遣包括工兵、医疗和警卫3支分队的维和部队共395名官兵前往任务区执行维和任务。去年12月,中国首批赴马里维和部队先遣队抵达马里共和国著名城市加奥。

  面对两难境地,王长军迅速和战友一起支起圆木,并用身体死死抵住大门。18名党员组成的突击队,一字排开,用身体加强防线。混乱中,王长军和王稳被石块击中,鲜血直流。

马里政府官员杜尔女士介绍说,仅在加奥就有约500名恐怖分子混杂在平民中。当地人以部族聚居,对于警卫分队官兵来说,一时很难辨别谁是恐怖分子、谁是平民。

2014年5月19日中午,千余名当地民众手持棍棒、砍刀等武器接连冲击联马团东战区司令部,企图以此施压联马团放弃中立,卷入战火。见此情景,中士王长军下意识地扣上角门铁索、支好圆木,用身体死死顶住,将人群挡在大门外。

  因为曾发生过军人政变,加奥古城显得破败不堪,也暗藏着各类恐怖袭击的威胁。到达营地第一天晚上,分队31个哨位全部上岗执勤,9个机动巡逻小组警戒在责任区,由3套显示线、6道阻隔设施、15套应急预案组成的防御设施和应急处置手段,被东战区司令部树为“战区楷模”。

  “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战位,决不能让人从我这儿进来!”事后,王长军如此表示。

“其实,即使辨别出恐怖分子,维和官兵们也不能随意击毙。因为维和部队必须坚持中立原则,他们所携带的轻武器主要用于自卫,或是在安理会授权条件下最低限度使用武力。”车长生说,恐怖分子在暗处,他们在明处;他们携带自卫轻武器,而从恐怖分子手中,却有大量火箭炮、导弹、榴弹炮和炸药,这就是维和官兵面临的严酷现实。

这是中国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任务期内遭遇的考验之一,最终他们凭借全面过硬的综合素质,机智果敢地一次次成功化解了这些危机,赢得“联马团王牌”的赞誉。

  接踵而来的是超负荷的任务。由于东战区基达尔二级医院未能如期部署,预定保障3000人的医疗分队,需要承担近5000人的保障任务,有时要同时抢救9名重症伤员。繁重的任务压得官兵们喘不过气来,但没人叫苦叫累。

  关键时刻,队长张革强果断下令:一线防御工事中的战士将刺刀上枪以示威慑,快反排2台步战车发动引擎准备应对,外事组一面喊话表明立场和底线,一面紧急协调东战区最高安全官到现场与示威民众对话。一系列科学妥当的举措,使事件很快得到平息。

2014年5月19日中午,千余名当地民众手持棍棒、砍刀等武器接连冲击联马团东战区司令部,企图以此施压联马团放弃中立,卷入战火。见此情景,中士王长军下意识地扣上角门铁索、支好圆木,用身体死死顶住,将人群挡在大门外。

马里维和是中国军队参加的第24项联合国维和行动。王长军所在的警卫分队是中国军队自1990年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以来首次派出的安全部队,主要负责联马团东战区司令部和维和部队营区的守卫任务,在危险来临时常常都冲锋在最前线。

  在马年除夕举国团圆之时,官兵们依然在挥汗如雨抢修防卫战区工事,率先实现了住宿条件由简易帐篷、废弃民房向箱体板房、固体建筑的升级,搭建成集住宿盥洗、休闲娱乐为一体的营区设施;建立了雷达、夜视、热成像、红外报警监控网,成为非盟外第一支部署到位、第一时间接受任务、第一个处置恐怖事件的维和部队,“GOOD”成了联马团评价中国军队的专用词。

  事后,东战区司令马马杜将军亲自来到营地,看望受伤的王长军二人,并将自己收藏的“思考者”根雕赠送给警卫分队。

这是中国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任务期内遭遇的考验之一,最终他们凭借全面过硬的综合素质,机智果敢地一次次成功化解了这些危机,赢得“联马团王牌”的赞誉。

近三年来,中国三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队员齐心协力,凭借过硬本领先后完成2000多次机动巡逻、警戒护送等安全防卫任务,有效应对大规模暴力冲击等各类敏感突发情况数百起;开创了“中国安全标准”“中国专业警戒”等8项联马团公认的维和之最;其防御设施和应急处置措施手段被东部战区树为“战区楷模”,要求全战区47个国家的维和军人学习借鉴。

  在官兵们心中,维和行动是我军开展军事外交工作的特殊阵地,也是各国部队展示形象、相互学习的特殊平台。“联马团”的军事及文职人员来自47个国家,是个“小联合国”。中国军人在对外交往中严格遵守《执行维和任务40条要求》,倡导开展“说文明话、办文明事、做文明人”活动。据医疗分队队长肖刚介绍,他所参加的任务区司令官每月工作总结会上,每次都是用很长时间来表扬中国维和部队。

  然而,局势的发展很快超出了大家的预想。

马里维和是中国军队参加的第24项联合国维和行动。王长军所在的警卫分队是中国军队自1990年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以来首次派出的安全部队,主要负责联马团东战区司令部和维和部队营区的守卫任务,在危险来临时常常都冲锋在最前线。

近年来,联马团维和军人频遭暴恐袭击,数次出现紧急事件,伤亡人数和事件强度列联合国各维和任务区之首。据不完全统计,自2015年5月份中国第三批赴马里维和部队抵达任务区以来,马里共发生各类袭击事件201起。

  在任务区,中国维和警卫分队圆满完成697次机动巡逻、警戒护送等安全防卫任务,被联马团司令卡祖拉称为“联马团的王牌”,东部战区要求47个国家维和军人向中国维和部队学习。

  几天之后,马里反政府武装推进至距加奥约20公里的地方。为确保自身安全,各国维和部队纷纷向战区司令部打报告暂停外出执行任务,战区民事部门甚至已进行撤离准备。不少当地百姓也踏上了逃亡之路。

近三年来,中国三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队员齐心协力,凭借过硬本领先后完成2000多次机动巡逻、警戒护送等安全防卫任务,有效应对大规模暴力冲击等各类敏感突发情况数百起;开创了“中国安全标准”“中国专业警戒”等8项联马团公认的维和之最;其防御设施和应急处置措施手段被东部战区树为“战区楷模”,要求全战区47个国家的维和军人学习借鉴。

动荡的时局使维和官兵随时面临着紧急任务的考验。2014年4月26日,首批赴马里维和医疗分队医疗区正式运转的第3天,就迎来了第一批伤员。

  在沙漠腹地执行建设任务的荷兰工兵,频繁遭受恐怖袭击。艰险危难之时,他们想到请求中国警卫分队为其提供安全防卫。这是我军自1996年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以来,首次派出安全部队为外军提供全域安全防卫。

  保卫战区,就是维护和平。战区不稳,就意味着维和行动的失败。面对危局,张革强毅然决定:组织一次实弹演习,通过武力展示以慑止战。

近年来,联马团维和军人频遭暴恐袭击,数次出现紧急事件,伤亡人数和事件强度列联合国各维和任务区之首。据不完全统计,自2015年5月份中国第三批赴马里维和部队抵达任务区以来,马里共发生各类袭击事件201起。

图片 2

  这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任务。荷兰建设任务区东邻机场,三面环灌木丛,极易遭受火箭弹袭击。警卫分队抽组特战、排爆等专业40名官兵,采取“远方预警、狙击布控、空地一体、机动支援”等战法进行布阵。

  演习那天,共出动4辆步战车,5种武器喷吐着火舌,8类弹种的咆哮声响彻任务区上空,向外界宣示了中国维和部队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决心。

动荡的时局使维和官兵随时面临着紧急任务的考验。2014年4月26日,首批赴马里维和医疗分队医疗区正式运转的第3天,就迎来了第一批伤员。

当天14时左右,大批塞内加尔维和军人抵达马里,在由加奥前往基达尔营区途中发生严重车祸,1名维和士兵当场牺牲,另有8人伤情严重。接到联马团东部战区救援电话后,分队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做好收治准备。

  为了应对近在咫尺的威胁,官兵们练就了一身过硬的军事素质:狙击手400米外都能一枪命中移动气球,哨兵3秒钟内即可完成从警告到制服的5个步骤,改装的触发式警报装备可有效防卫营区外半径500米的范围。

  这次演习有效遏制了局势进一步恶化。联马团司令卡祖拉表示:“中国警卫分队用他们的行动为所有维和部队注入了一针强心剂,有力震慑了恐怖分子的嚣张气焰。”

2015年10月30日,中国第三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执行武装巡逻任务,执勤维和官兵全副武装高度戒备。 潘思危 摄

14时50分许,三辆装甲救护车呼啸着驶进中国二级医院。经过近7个小时紧张急救处理,所有伤员都及时得到了妥善的收治和监护。

  8个月内,官兵们在近60摄氏度的酷暑环境下连续执行任务,经受31次火箭弹袭击、遏制多次近距离可疑武装攻击。联马团最高安全官侯赛给予“你们是我见过的最专业、最过硬、最负责警卫部队”的高度评价,荷兰联合高级代表专程前往营地致谢。从此,“有困难,找中国军队”镌刻在了47个国家维和部队官兵的心中。

  “一号涵洞三联坑,油站过后轮胎横……”

2015年10月30日,中国第三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执行武装巡逻任务,执勤维和官兵全副武装高度戒备。 潘思危 摄

为了更好地完成任务,中国医疗分队还成立了空中医疗救援队,在任务区开辟了一条“空中生命走廊”。

  “燃烧的是生命,建立的是功勋”

  这个口诀,是驾驶员陈天洪总结的出行路况。

当天14时左右,大批塞内加尔维和军人抵达马里,在由加奥前往基达尔营区途中发生严重车祸,1名维和士兵当场牺牲,另有8人伤情严重。接到联马团东部战区救援电话后,分队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做好收治准备。

作为东战区唯一一所二级医院,仅第二批赴马里维和部队医疗分队队员们就累计行程13200公里,紧急前接后送伤员187人,收治住院伤员110多人,救治伤员142人,使13名重伤维和军人转危为安。

  马里是联合国维和区中武装派别斗争最激烈、恐怖袭击最频繁、维和部队伤亡最严重的任务区,4股敌对势力中有3股被联合国列入制裁名单,武装交火、恐怖袭击此起彼伏。

  到达马里不久,警卫分队接到通知:在沙漠腹地执行建设任务的荷兰工兵,频遭恐怖袭击,请求中国警卫分队提供安全防卫。

14时50分许,三辆装甲救护车呼啸着驶进中国二级医院。经过近7个小时紧张急救处理,所有伤员都及时得到了妥善的收治和监护。

当地时间2016年1月19日凌晨4时许,中国第三批赴马里维和工兵分队昂松戈分遣队正在进行紧急避弹演练,官兵们迅速穿戴防弹衣和钢盔,1分钟内全部进入防空掩体……

  今年5月中旬以来,马里局势进一步恶化,反政府武装推进至距维和部队营地不到20公里的距离,战区司令部直接暴露于前沿,民事部门做好了撤离的最坏打算。为威慑反政府武装,5月23日,警卫分队组织了实兵实弹演习。

  荷兰工兵分队施工的区域东邻机场,三面环灌木丛,形如“活靶子”。当时,70%的火箭弹袭击都发生在机场周边,防卫难度可想而知。

为了更好地完成任务,中国医疗分队还成立了空中医疗救援队,在任务区开辟了一条“空中生命走廊”。

昂松戈小镇距离中国维和部队大本营约100公里,工兵分队一支由37名官兵组成的分遣队部署于此,主要担负联马团尼日尔营区板房架设、化粪池修筑等任务。

  演习中,模拟了遭汽车人弹攻击、社会骚乱冲击等12种突发情况,参演官兵使用5种武器,打出了近乎完美的好成绩,前来观摩的战区司令马马杜将军,十分动情地连续用中文高呼“中国军队万岁”。

  陈天洪和战友们一起熟悉路况,制定预案。一路上2个转盘路、4个转弯点、8个涵洞以及数不清的坑坑洼洼,在他眼中都是潜在的敌情,他们也相应总结出了预设标识、电磁干扰、变速通过、延时规避、曲线回避、拉大车距等应对措施。在施工现场,中士邹守祥还设计出可以自动触发的诡计机关,防止恐怖分子潜入防御区域埋设诡雷。

作为东战区唯一一所二级医院,仅第二批赴马里维和部队医疗分队队员们就累计行程13200公里,紧急前接后送伤员187人,收治住院伤员110多人,救治伤员142人,使13名重伤维和军人转危为安。

“昂松戈营区位于马里东北部的生命运输线上,地理位置特殊,加上复杂的政治环境,成为恐怖袭击的重灾区,是联马团东战区最危险的任务区。”与分遣队共同驻防的尼日尔步兵营指挥官穆萨介绍说,自2014年10月,营区100公里区域内,共发生暴恐袭击33起,造成29人死亡。

  动荡的时局使维和官兵随时面临着紧急任务的考验。6月4日凌晨,外国5名维和官兵遭遇路边炸弹袭击,在与反政府武装激烈交火中受伤。医疗应急分队立即驾驶装甲救护车,冒着随时可能遭受袭击的危险,把伤员安全接回医院。

  尽管如此,各种情况还是防不胜防。

当地时间2016年1月19日凌晨4时许,中国第三批赴马里维和工兵分队昂松戈分遣队正在进行紧急避弹演练,官兵们迅速穿戴防弹衣和钢盔,1分钟内全部进入防空掩体……

那段时间,正值昂松戈民主选举地区领导人的敏感时期,联马团东战区安全情报部门评估,选举可能导致安全形势恶化。鉴于昂松戈营区的严峻安全形势,昂松戈分遣队官兵每周不定时组织规避间瞄火器袭击演练,并严格管制灯火防止成为被袭击目标。

  5个医疗室里,抢救同步展开:1名受伤人员左眼被炸伤,眼科主治医生周润海迅速对其眼部炸伤进行清创缝合,并针对左眼视神经挫伤严重的实际申请空运后送;1名右腿被子弹贯穿的士兵,出现胫骨粉碎性骨折,如不减压就有截肢或肾衰的危险,骨科副主任万世勇立即进行切开手术,成功保住了这名士兵的下肢。

  一次,2枚火箭弹相继落在施工现场,升起乌黑的蘑菇云,落点距离官兵只有几百米远。

昂松戈小镇距离中国维和部队大本营约100公里,工兵分队一支由37名官兵组成的分遣队部署于此,主要担负联马团尼日尔营区板房架设、化粪池修筑等任务。

尽管执行维和任务与真正意义上的战争不尽相同,但在马里这个“形势最危险”的维和任务区,官兵们却时刻面临着生死考验。2015年1月27日,上千名加奥群众聚集到联马团东战区司令部门口示威,局面很快升级为暴力围攻,一墙之隔的中国维和部队营区也遭牵连。中国工兵分队营区门外,一处灰黑色焚烧痕迹记录了当时的危急时刻。

  接手患者后,很多医护人员连续看护了近50个小时,直到伤员全部脱离危险,才放心地休息。联合国负责维和事务的副秘书长苏和视察医疗队时听到这些故事,感动地在留言簿上写道:“感谢中国,感谢医疗队一流的奉献与合作!”

  还有一次,2名蒙面人员驾驶一辆皮卡向我防御方向急速接近。现场,2组警卫掩护荷兰工兵就地疏散隐蔽,2辆步战车冲向防御前沿进行支援。在皮卡距离防御阵地约150米时,张革强果断下达命令拉响警报,2人调转车头仓皇离去。

“昂松戈营区位于马里东北部的生命运输线上,地理位置特殊,加上复杂的政治环境,成为恐怖袭击的重灾区,是联马团东战区最危险的任务区。”与分遣队共同驻防的尼日尔步兵营指挥官穆萨介绍说,自2014年10月,营区100公里区域内,共发生暴恐袭击33起,造成29人死亡。

2015年10月27日8时许,第三批赴马里维和工兵分队昂松戈施工给养车队,在联马团尼日尔维和步兵营护卫下,从昂松戈营区出发,返回加奥领取给养。9时许,行至距加奥36公里处,车队正前方10米路边突然发生爆炸,车队立即停止前进,所幸这次爆炸未造成人员伤亡,但很多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付出的是真情,收获的是友谊”

  事后,荷军一名少校军官用一株从国内带来的郁金香表达感谢之情,“能够得到你们的安全防卫是我们莫大的荣幸!”

那段时间,正值昂松戈民主选举地区领导人的敏感时期,联马团东战区安全情报部门评估,选举可能导致安全形势恶化。鉴于昂松戈营区的严峻安全形势,昂松戈分遣队官兵每周不定时组织规避间瞄火器袭击演练,并严格管制灯火防止成为被袭击目标。

与爆炸袭击相伴,在枪声中睡、在炮声中醒,是中国赴马里维和部队官兵所处环境的真实写照。

  一座泥土墙围成的小院里,88岁的老村长杜黑和一群中国军人有说有笑地围坐在一起。

  维和期间,分队高标准完成保卫战区司令部、为荷军提供全域防卫和458次机动巡逻、快反支援及239次警戒护送等任务。联合国助理秘书长简·露特赞扬:“中国军人在战乱未息的撒哈拉沙漠建起了安全绿洲。”

尽管执行维和任务与真正意义上的战争不尽相同,但在马里这个“形势最危险”的维和任务区,官兵们却时刻面临着生死考验。2015年1月27日,上千名加奥群众聚集到联马团东战区司令部门口示威,局面很快升级为暴力围攻,一墙之隔的中国维和部队营区也遭牵连。中国工兵分队营区门外,一处灰黑色焚烧痕迹记录了当时的危急时刻。

尽管身处险地,但中国工兵们毫不畏惧,凭借精湛本领和过硬作风,出色完成各项任务,并实现自身人员零伤亡,展现了中国军人的良好素养。“中国速度”“中国奇迹”“中国样本”……这些赞誉之词,来自联马团东战区司令部、维和友军以及当地民众。

  没人能想到,就在半个小时前,这位老村长还带着众多村民,怒气冲冲地来到维和部队营门前,恶狠狠地质问正在警戒的下士马招:“你们为什么而来?你们荷枪实弹,会不会伤害到村民?”

  “工程质量无与伦比”—— “最强工兵”中国造

2015年10月27日8时许,第三批赴马里维和工兵分队昂松戈施工给养车队,在联马团尼日尔维和步兵营护卫下,从昂松戈营区出发,返回加奥领取给养。9时许,行至距加奥36公里处,车队正前方10米路边突然发生爆炸,车队立即停止前进,所幸这次爆炸未造成人员伤亡,但很多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中国工兵也是马里人眼中的“和平使者”。他们清理可能有未引爆装置的加奥海关大楼废墟;在被反政府武装视为攻击目标的地方建设加奥机场航站楼;奔赴沙暴之地昂松戈接力奋战200多天,为友军维和部队建造营区,创下了一个月架起12套板房的奇迹……很快,“有困难找中国工兵”在马里维和官兵和当地民众之间传开来。

  闻讯赶来的指挥长张革强,带着翻译和官兵登门拜访,与老人一道深情回忆源远流长的中马传统友谊,在聊天中娓娓讲述中国的和平外交政策。

  “这样不行,路面要洒水硬化!”站在计划部署柬埔寨、贝宁等4国维和部队的“绿洲兵营”里,望着眼前平坦的马路,工兵分队队长李凯华却皱起了眉头。

与爆炸袭击相伴,在枪声中睡、在炮声中醒,是中国赴马里维和部队官兵所处环境的真实写照。

  真诚友好的话语,推心置腹的解释,如春风化雨,让担忧转化为笑容,质问变成致歉。老人感慨地说:“马中两国关系用‘友谊’这个词来描绘是不够的,至少是兄弟般的关系,因为中国军人把马里当作自己的祖国来帮助。”

  “我们用的是当地的红土,联合国的官员也很满意,没必要吧!”负责施工的中队长张达有点儿不理解。

尽管身处险地,但中国工兵们毫不畏惧,凭借精湛本领和过硬作风,出色完成各项任务,并实现自身人员零伤亡,展现了中国军人的良好素养。“中国速度”“中国奇迹”“中国样本”……这些赞誉之词,来自联马团东战区司令部、维和友军以及当地民众。

  张革强指挥长听说老人长期被腹泻困扰,就安排经验丰富的军医赵军帮助诊治,很快帮老人去除了病根。从此,这位耄耋老人一家与中国维和官兵成了好邻居,他们逢人就夸中国军人好,还时常与中国军人交流掌握的安全防卫信息。

  也难怪张达不理解。为了这个联马团赋予的“优先工程任务”,官兵们戴着头盔,身着厚厚的防弹服,在骄阳下争分夺秒平整场地,搭建板房。渴了,就灌几口凉开水;饿了,就嚼几块硬馒头片。经过太阳长时间暴晒后的板房骨架、横梁等钢材物件,温度高达七八十摄氏度,官兵们厚厚的胶皮手套时常被烫穿,手上灼烧出蚕豆大小的水泡。

中国工兵也是马里人眼中的“和平使者”。他们清理可能有未引爆装置的加奥海关大楼废墟;在被反政府武装视为攻击目标的地方建设加奥机场航站楼;奔赴沙暴之地昂松戈接力奋战200多天,为友军维和部队建造营区,创下了一个月架起12套板房的奇迹……很快,“有困难找中国工兵”在马里维和官兵和当地民众之间传开来。

  战乱给马里带来严重创伤,人民生活极度贫困。中国维和部队总是力所能及地为马里重建多做好事,先后36次紧急执行沙暴修桥保通、救治难民等人道主义救援任务。

  李凯华抓起一把土,在手里捻了捻:“这种土看似很硬,但当地风沙大,用不了几次大风就可能吹飞,如果压不实,到了雨季,就会变得泥泞不堪。”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今年3月6日中午,工兵分队突然接到联马团东战区帮助加奥恢复电力供应的加急命令。原来,加奥地区唯一一座发电厂上午11点3台变压器出现故障,严重影响当地市民的正常生活,还给医院等民生场所造成严重不便。接到求援的工兵分队,立即安排技术人员赶往电厂。经过近4个小时的紧急抢修,成功恢复了供电系统。

  在李凯华的坚持下,官兵们从数公里外的尼日尔河取来水,进行铺垫压实,甚至连一粒小拇指肚大小的石子也要捡出来。

  有一次,肆虐的大风裹挟着沙尘暴在一夜之间吞噬了加奥第8城区通往尼日尔河的排水桥,桥梁坍塌,堵塞了河道,河水泛滥成灾,近万名居民生命财产遭受严重威胁。

  工程验收时,联马团工程部门负责人给出了“工程质量无与伦比”的评价。

  接到当地政府的紧急求援,中国维和部队立即报告战区司令部,连夜出动人员修桥保通。经过6昼夜奋战,清除了堆积如山的沙石,还援助物资架设了一座承载量达30吨的友谊桥。河道疏通、桥梁架好时,无数当地民众围着中国维和官兵,伴着欢快的鼓点跳起了民族舞蹈。

  尽管执行维和任务与真正意义上的战争不尽相同,但在马里这个“形势最危险”的维和任务区,官兵们却时刻面临着生死考验。

  付出的是爱心,种下的是和平,收获的是中马两国人民的友谊。在暴力示威游行冲突最激烈时,当发现有中国国旗升挂在营门口,民众总是相互劝说着自动散去。饱受战乱之苦的当地民众,见到拿枪的人很害怕,唯独见到中国维和官兵,他们会主动接近,有的还会竖起大拇指喊“你好”。孩子们遇到有中国军人路过学校时,总会欢笑着簇拥到他们身边,称他们是来自东方的“天使”。

  那是工兵分队副队长王世伟最为紧张的一段时间。

  去年5月下旬以来,反政府武装大举反攻,极端势力也展开新一轮针对联马团的恐怖袭击,联马团启动紧急预案,命令工兵分队派出分遣队赶到300公里外被反政府武装控制的梅纳卡,为尼日尔维和部队构筑营区防御设施。

  既要高标准完成任务,又要防范可能的袭击,让带队的王世伟感受到了沉甸甸的压力。

  向梅纳卡机动的路途就不平静。300公里在国内似乎并不算远,但在那条坑坑洼洼的砂石路上,重装车辆却行进得异常艰难。为保证行车安全,行至晚间11时左右,官兵们就地宿营。可就在他们躺下不久,远处突然响起密集的枪声。分遣队很快接到通报:在他们不久前通过的公路上,发生武装派别冲突,造成3名无辜群众伤亡。

  施工点同样险象环生。施工26天,分遣队经历了1次针对营区的恐怖袭击、2次反政府武装示威游行、3次发生在营地附近的武装冲突。危险面前,官兵们与维和友军共同坚守,直到构筑起牢不可破的防御工事,赢得“最强工兵”的赞誉。

  针对马里经济发展落后、战后重建任务紧迫的情况,分队坚持力所能及解难帮困,清理废墟、捐赠文体用品、为孤儿院捐送米面……“有困难,找中国工兵”渐渐成了当地的流行语。

  付出的是真情,收获的是友谊。在加奥,饱受战乱之苦的当地民众,见到拿枪的人,都会下意识地往后躲,唯独见到中国维和工兵,却会主动接近。加奥市市长迪亚罗称赞中国工兵是“和平的信使、友谊的使者”。

  “你是第一个被邀请进入驾驶室的乘客”—— 医德仁心展形象

  联马团组建以来,曾数次出现紧急事件,造成重大人员伤亡,伤亡人数和事件强度列联合国各维和任务区之首。任务期间,医疗分队官兵先后成功救治在11个波次袭击和事故中受伤的54名外军维和官兵。

  去年4月26日,分队医疗区正式运转的第3天,就迎来了首批伤员。

  当天14时左右,大批塞内加尔维和军人抵达马里,在由加奥前往基达尔营区途中发生严重车祸,1名维和士兵当场牺牲,另有8人伤情严重。接到联马团东部战区救援电话后,分队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做好收治准备。

  14时50分许,三辆装甲救护车呼啸着驶进中国二级医院。现场组织伤员分类的医疗分队副队长朱四强仔细检查患者情况,接连发出伤员分流指令:一号伤员送到ICU抢救;二号伤员送到X线室拍片;三号伤员头部及四肢多发伤,立即止血缝合……经过近7个小时紧张急救处理,所有伤员都及时得到了妥善的收治和监护。

  硬仗一场接一场。去年6月4日上午,一批正在执行任务的外军维和官兵遭遇路边炸弹袭击,在与反政府武装人员的激烈交火中,5名维和官兵受伤。

  经过紧急检诊:1人全身多处重伤,左眼炸伤最为严重,随时都有失明的危险;1人右腿被子弹贯穿,胫骨粉碎性骨折;1人关节扭伤错位;2人鼓膜损伤,内脏有出血征象……官兵们迅速投入抢救生命的紧张战斗。

  在王旭的记忆中,其维和经历中最骄傲的一件事,莫过于被邀请进入飞机的驾驶室,参观驾驶过程。机长告诉他:“你是第一个被邀请进入驾驶室的乘客”。

  王旭是医疗分队空中前接后送组的组长。那是去年7月23日下午,他们接到任务后,携带急救设备直奔法军战地医院。

  伤员是一名柬埔寨士兵,因沙尘暴把帐篷和人一起卷起落地,造成颅内出血,持续处于昏迷状态无自主呼吸,联马团专门派来一架飞机,接送病人到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救治。

  飞行过程中,由于伤员自主呼吸停止,后送组不得不利用携行的生命支持设备为其手动供氧,这一下,就是两个多小时。其间,伤员颅内的引流管一度出现血液倒流现象,血氧值也不断下降。王旭果断指挥为病人静滴甘露醇,使患者脱离了生命危险。

  目睹中国医护人员的高超技术和细心呵护创造的奇迹,德国籍的机长深为感动,破例邀请王旭进入驾驶舱参观。

  自执行任务以来,空中前接后送组先后完成前接后送任务24次,空中飞行时间累计140小时,4次出境执行任务,飞行距离达6.5万余公里,平安护送伤员69人次,在战乱频仍的马里搭起了一条“空中生命通道”。

  中国医护人员的技能是有目共睹的。去年5月12日国际护士节,联马团东战区在分队举行战地护理技术培训,分队护理人员现场展示了微光穿刺、荡木穿刺、心肺复苏的操作,赢得了在场人员的热烈掌声。

  比技术更能赢得人心的,是中国医护人员那种无差别的人道主义精神。

  不止一次,队员王志强和战友们一起,强忍着胃里翻江倒海般的反应,举手敬礼,然后,轻轻地关上冷藏集装箱的门。

  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具或者几具维和友军的尸体。

  由于当地天气十分炎热,许多尸体得不到妥善的保存。队员们在搬运尸体的过程中,对牺牲的军人从来都是轻轻抬起、轻轻放下,保持对他们最后的尊重。

  非洲是各类传染疾病爆发的重灾区,队员们在做好自身防护的基础上,积极为患者提供精心的医疗救护,感动了前来就诊的患者。一位视力模糊的伤员摸索着为照顾自己的护士画了一张画像,感谢她帮助自己度过了最虚弱的日子。

  医疗分队队长肖刚深有感触地说:“很多伤病员在短短几天的住院治疗过程中对我们、对中国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医德仁心播大爱,点滴浇灌友谊花,我们展示的不仅是这批医护人员的形象,更是中国的形象。”

本文由澳门威利斯人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解放军在马里被石块击中鲜血直流,枪林弹雨中

关键词:

新歼15起落架进行重要改进,需权衡这两项因素决

图为歼-15战机正在测试弹射起飞 第三代VS第四代 印度空中力量研究中心网站2015年1月19日登载该中心副研究员阿琼•萨...

详细>>

美媒揭秘中国中子弹研制始末,十年铸剑

1985年,中国连续30个月暂停核试验。当时苏联也暂停了核试验。与此同时,法国也决定反对研制中子弹。中国的核武...

详细>>

中国海警船本月第二次进入钓鱼岛领海巡航,中

国家海洋局网站发布消息,2015年1月19日,中国海警2305、2306、2102舰船编队在我钓鱼岛领海内巡航。根据日本海上保安...

详细>>

日本驻美大使质疑中华民族复兴不是和平崛起,

日本驻美大使质疑中华民族复兴不是和平崛起,缰绳在握。 冯昭奎: “中日必有一战”将是“创新之战” 安倍8日在...

详细>>